设为主页
     
 
你的位置>首页>体育理论>体育教育史话
 
清朝末年学校体育师资的培养
 
清朝末年,废科举、办学堂,颁布了癸卯学制以后,各省府、州、县纷纷开办学堂,发展很快。由于开始学习西方和日本设置的课程,各门课程的教师都极为缺乏,体操课更是如此,成为当时突出的问题。清朝的学部于1906年通令全国扩大师范学堂名额,并命令各省在师范学堂设立五个月毕业的体操专修科,并开办培养师资的体操专修科或体育学堂。
  于是,我国开始专门培养体育师资。从1905--1908年开办的体操专修科和体育学堂大致有:
  江苏两级师范体操专修科(1905年)。
  浙江绍兴大通学堂体操专修科(1905年)。
  松江府娄县劝学会体操传习所(1905年)。
  四川高等学堂附设体育学堂(四川体育专门学堂,1906年)。
  云南体操专修科(1906年)。
  浙江两级师范体操专修科(1907年)。
  浙江台州跃梓体育学堂(1907年)。
  四川自流井王树人学堂体操专修科(1907年)。
  河南省体育专科学堂(1907年)。
  奉天师范学堂体操专修科(1907年)。
  中国体操学校(1908年)。
  中国女子体操学校(1908年)。
  杭州全浙师范学堂体操专修科(1908年)。
  浙江处州府中学堂体操专修科(1908年)。
  重庆体育学堂(1908年)。
  以上这些体操专修科或体育学堂,有官办的,有私立的,还有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党人为培养革命武装力量而办的体育学堂或体操专修科。

  (一)、政府设立的培养体育师资的学堂

  四川教育专门学堂--原是四川高等学堂1906年附设体操科,同年12月改为四川体育专门学堂。这个学堂的招生告示中说:"方今川省学校次第扩充,惟体操教员,尚乏高程度为学生身教之资。考东西各国均有体育专科学校以造成完美教员……"。
  该学堂学制分为四期:
  第一期卒业,可任初等小学堂体操教员;
  第二期卒业,可任高等小学堂体操教员;
  第三期卒业,可任中学堂体操教员;
  第四期卒业,可任高等学堂体操教员。所学习的课程有:国文、数学、生理卫生、修身、音乐、瑞典体操、普通体操、木棒、哑铃、球竿、单杠、双杠、木马、舞蹈、足球、兵式操等。该学堂于1912年停办。 浙江两级师范学堂体操专修科--该校建立于1907年,分为优级师范(培养中学教员),初级师范(培养小学教员),并专门设有体操专修科。体操专修科的课程有:算学、伦理学、教育学、生理学、教授法、音乐、体操、游戏等。该校的教师是日本大森体育学校的留学生陈景鎏等三人。1909年,体操专修科毕业学生一百人;1910年,两年制体操专修科兼英、算专修科毕业生36人;1911年,两年制体操专修科毕业学生200人。其它政府办的体操专修科或体育学堂,大致和上述学堂相似,但开办时间大多只一两年就停办了。

  (二)、私立的体操学堂

  中国体操学校,是留学日本归国学生徐一冰、徐傅霖和王季鲁于1908年在上海创办的,是私立体育学校中办得较好,开办时间较长的学校之一。
  徐一冰先生是我国近代早期的著名体育家,曾留学日本大森体育学校,归国后创办了中国体操学校,辛苦经营,以至毁家办学。 中国体操学校的办学宗旨是:"增强中华民族体质,洗刷‘东亚病夫’耻辱","提倡正当体育,发挥全国尚武精神,养成完全体操教师,以备教育界专门人材"。该校有较完备的规章制度,学制分为本科(一年半)、选科(无年限)两种。课程有:国文、伦理学、教育学、兵学、体育学、生理学、教授法、急救法、音乐、瑞典体操、普通徒手体操、应用操、哑铃、球竿、棍棒、木杯、游技、兵式体操、射击术、拳术、武器等,多为翻译日本的教材。该校于1920年由上海迁到浙江湖州南浔镇,1927年停办。
  从1908--1927年,三十六届毕业生共1531人。培养出我国近代早期的许多体育家,例如:后来,上海东亚体育专科学校、上海两江女子体育学校、苏州成烈体育专科学校、奉天体育学校等等学校的创办人,都是中国体操学校的毕业生,这些学校又培养出许多体育教师,对我国近代学校体育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中国女子体操学校创办于1908年。据当时上海《时报》载《中国女子体操学校缘起》说,办校的目的是培养女子体操教师及建设女子体操教材,并说:"凡校中一切内容,悉照日本体操学校女子部办法,其宗旨在施以适当之教育,养成知识技能完全之女教员,故于实习体操外,尚有足以补助此科之学科"。开办后招收了两班学生,由于当时新学制颁布不久,重男轻女的风气未改,尤其是女子学习体育专业,视为奇事,来学习的人很少,两班合计不过三十人。中国女子体操学校,后来改名为上海中国女子体操学校,从1908年开办到1937年,中间曾两度停办。该校培养出我国近代早期的一些女体育家,为我国女子体育的发展作出了贡献。 当时还有其它许多私立体育学校,开办时间都很短,规模也很小。例如:四川王树人学堂的体操专修科,主授体操的教员是日本人山根花子,她是日本东京高等女子师范音乐体操科的毕业生。树人学堂体操科只办了两班,毕业生共约五十人。

  (三)、民主革命党人办的体操学堂

  在清朝末年,资产阶级民主革命党人为了用武力推翻清朝的封建统治,建立资产阶级的民主国家,他们利用清政府鼓励办学堂,特别是办体操学堂的命令,开办了一些体操学堂。目的是宣传革命思想,培养革命青年,并用以作为掩护革命,作为集训武装革命干部的基地。这些学堂的教员大多是革命党的领导人,在辛亥革命时间,教员和学生大多参加了革命武装斗争,为民主革命作出了贡献,有许多人英勇牺牲,有许多人后来担任学校体操教师。   革命党人开办的体操学堂,主要的有以下各所。 大通师范学堂,1905年8月在浙江绍兴府成立,创办人是当时革命组织光复会的领导人徐锡麟、陶成章、龚宝铨等,光复会后来并入孙中山组织的《同盟会》,他们都是同盟会员。大通师范学堂设有体操专修科,分为"普通班"和"特别班"。特别班招收会党骨干,普通班招收进步青年和会党一般成员。在学堂的规约中非常明确地表示这所学堂的革命性质,规约说:"凡本学堂毕业者,即受本学通办事人之节制,本学堂学生,咸为光复会会员"。体操专修科的课程有:国文、英文、日文、舆地、历史、教育、伦理、算学、博物、兵式体操、器械体操、琴歌、图画等。兵式操和器械操的设备相当完备,"有很高的天桥、极长的溜木、平台、木马、铁杠、秋千、铁环、跳远等各种设备应有尽有"。学堂的学习与生活实行军事化,非常严格。学堂还常开演说会,主张民权、抨击时政。特别班更是培训会党军事干部的组织,陶成章说:"遍招各处会党头目","凡党人来者,仅入体操专修科,均以六月毕业","金、处、绍三府会党既相偕共集大通","于是大通学校遂为草泽英雄聚会之渊薮矣!"该校第一期学生于1906年2月毕业,"咸如约归里,或办体育会,或开团练局"(因为大通学堂开办时曾托言学生毕业后可回乡办团练,想以此培蓄革命力量)。 徐锡麟、陶成章早已离开大通学堂,校务委托他人办理,校内曾一度发生派系矛盾,影响学堂的声誉。到了第三期时(1907年正月),著名女革命家秋瑾回到绍兴,大通师范学堂的教职员公推秋瑾主持校务。这时教职员和学生共百余人。秋瑾一方面主持大通师范学堂,一方面积极联络各地会党,和在安徽的徐锡麟联系,作起义的准备。还在离大通师范不远的"诸暨册局"设立体育会。她原想招收女生,编成女国民军,因为社会上的反对,女生也不敢去报名,而没有办成。她改变计划,由体育会招收金、处、绍各府的会党成员,也组成体操专修科,学习兵式体操。各地会党骨干进这个体操专修科的约有八、九十人,"仅缙云壶镇一地,就送吕镇中等会党青年二十七人"。秋瑾自己教男学员骑马、射击,"学生群至野外练习开枪","瑾亦自着男子体操洋服,乘马出入城中"。

  后来,秋瑾把这个体育会的体操专修科并入大通师范学堂。1907年7月,徐锡麟在安徽省安庆起义失败,壮烈牺牲。绍兴的清朝军队也包围了大通师范学堂,秋瑾率领学生与清军血战,许多学生英勇牺牲,秋瑾被捕,慷慨就义,大通师范学堂也被解散。大通师范学堂的很多学生,后来成为辛亥革命的骨干,许多人为革命而牺牲。 辛亥革命后,大通师范的毕业生和体育会员,多担任学校体操教员。到了1918年,有人在报纸上还报导:"溯丙午,丁未而往绍兴,各校任体操者半为大通校及体育会人,其功效可想见也"。大通师范体操专修科的毕业"文凭",面上盖有绍兴府及山阴、会稽两县印,又盖大通学校图章于末,背面则记以秘密暗号。 重庆体育学堂,1908年成立于四川重庆,创办人是四川省革命同盟会会员杨沧白、梅际郁、周际平等人,由重庆府中学堂监督(校长)梅际郁兼任体育学堂监督。体育学堂开设的课程是:体育学、教育学、生理卫生、唱歌、徒手体操、游戏体操、轻重械体操、兵式体操等。

  1911年,周际平任体育学堂监督。辛亥革命爆发时,重庆人民在杨沧白等同盟会员的领导下,重庆府中学堂和重庆体育学堂师生携带武器,将清朝重庆府府台、巴县知事等扭至朝天观,宣布革命,当场把他们的辫子剪去,并迫令一同游行示威。辛亥革命后,师生相继参加军政工作,重庆体育学堂也就解散了。 除上述两学堂以外,还有浙江的台州体育学堂、广州的松口体育会(学堂)等,都是同盟会员所创办的,是短期的革命任务性质,在参加辛亥革命武装斗争后都停办了,培养了一批革命干部,也培养了许多体操教师。 自1840年鸦片战争以后,各帝国主义不断入侵,企图瓜分中国。广大中国人民反对封建统治,反对帝国主义侵略,不断起义,沉重地打击了统治者。清王朝面临灭亡,摇摇欲坠。统治阶级中的一些大官僚、大军阀看到中国古老的大刀长矛敌不过西方的轮船大炮,为了挽救他们的灭亡,主张学习西方的科学技术。他们开始办军事学堂,进行洋务运动,作一些枝节的改进。中日甲午战争,中国惨败,三十多年的洋务运动宣告破产。但是,洋务运动在中国开始办起了西方式的新式学堂,突破了两千多年的封建教育制度,使一些人接触西方的科学、技术,培养了中国第一批技术人员,这是闭关自守落后的中国改革的开端。就体育方面来说,洋务派开办西式学堂,也开始引进了西方的体育,把体操规定为学堂的必修课程,中国的学校教育开始出现了体育。内容主要是瑞典式、德国式和日本式的普通体操、器械体操、兵式体操和游戏。洋手艺派所办的西方式学堂为数极少,但对以后学校教育的改革有很大影响。 洋务运动失败后,继起的是改良主义的维新运动。抱有改良主义愿望的清光绪皇帝、少数几个大臣和具有资产阶级思想的知识分子康有为、梁启超、谭嗣同等,想仿效日本的"明治维新",在政治、经济、教育、文化等各方面进行一些改良。被称为"维新运动"或"戊戌政变",但是,只进行了一百零三天,颁发了一些改革的命令后,就被以西太后为首的顽固派用暴力摧毁,维新运动也失败了。

  但是,维新主义者介绍了西方资产阶级的科学、文化、教育等知识,创办了一些西方式的学堂,对处于封建社会的中国,具有启蒙的意义,他们的思想对社会产生了更大的影响。在教育方面,维新派把教育看成是"制造国民之具"是为了提高民族质量,培养新的国民,而不只是为了培养官吏和技术人员,因而非常重视学校教育。 他们提出德、智、体三育并重的观念,十分重视体育和尚武精神,认为各级各类学校都应当重视体育、卫生和儿童青少年身体的发育与健康。康有为在他的《大同书》中,对各级学校的体育都提出了理论与方法,这是前所未有的系统地学校体育思想,《大同书》虽是乌托邦式的空想,但是,他的学校体育的系统思想,以及他在"万木草堂"的教育实践,对以后有很大影响。梁启超特别提倡锻炼体魄和尚武精神,以改变自古以来的文弱风尚,提高民族的体质,振奋民族精神。正当国家民族危难的当时,作为著名文学之士的梁启超有这种思想,对知识分子和教育界人士,所产生的影响是很大的。

  义和团运动,八国联军入侵中国以后,清朝政府迫于形势,不得不提出所谓"新政",作一些改革。其中一项就是办学堂、废科举,于1903年颁布实行"癸卯学制",仿照日本建立新教育制度。中国这才改变了两千多年的封建教育制度,废除了一千多年的科举制度,设立西方式的新学堂;也才开始在各级学堂中设置体操课,普遍地把体育列为学校教育的内容。体操课的教材,小学是游戏、有益的运动和普通体操;中学堂和高等学堂是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军事训练),以兵式体操为主,少数学生在课外从事田径和球类运动。校内和校际之间,开始举行以游戏赛跑和体操为主的运动会。由于缺乏体操教员,有些学校聘请日本教员和留学日本学习体育的,担任体操教员。而大量的学堂,是由退役的士兵充当体操教员,他们不会教学,体操课的质量很差,受到师生和社会人士的轻视,1906年,清朝政府下令各师范学堂设立短期体操专修科,并鼓励开办体操学堂,培养体操师资。这些体操专修科或学堂的教员,也大多是日本教员或日本留学生。

  因此,我国清朝末年的学校体育,可说是日本式的,也就是日本学自瑞典、德国的普通体操、兵式体操和游戏。其目的是为了"尚武"、"强兵",把体育纳入军事训练的范畴。我国开办近代式的学堂,在学堂中开设体操课,约落后于欧洲一百年,但是,我国的学校总算开始有体育了。在体操课的同时,受教会学校的影响,也有少数学生在课外从事田径和球类运动。有些学校聘请武术界人士在课内或课外教授学生武术。到了"五四"新文化运动前后,田径和球类运动才逐渐取代普通体操和兵式体操,由仿照日本的体育转而效法美国的体育,我国学校体育进入一个新的历史时期。

 
 
相 关 文 章
清朝末年学校的运动竞赛
清朝末年学校体育师资的培养
体育教育史话
从西汉到清朝的学校教育和体育概况
古代儿童的游戏运动和文人的体育活动
清朝末年洋务派"新教育"中的体育
清朝末年教会学校和基督教青年会的体育
严复的体育思想
康有为的体育思想
梁启超的体育思想
   
   
   
   
   
   
   
   
   
   

东莞中学体育科组网页中心    电话:0769-2119864
恭候您的到来!!